请百度搜索安徽京阜律师事务所关键词找到我们!

业务领域

    资讯动态

    行业动态
    要买房的你这些问题不得不看
    买房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谓是人生大事之一,理所当然要慎重,但很多人毕竟没什么经验。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购买商品房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吧。 购房者在购买商品房首先需要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
    为规范民事执行财产调查,维护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的规定,结合执行实践,制定本规定。 第一条:执行过程中,申请执行...
    那些关于你必须知道的法律常识系列
    1.未满14周岁在刑法上属于完全的未成年人,不用负任何的刑事责任。而如果在14至16周岁之间犯了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强奸、抢劫、贩毒、放火、投放危...
    幼童不完整陈述能否作为言辞证据
    随着上海“携程亲子园”、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相继被爆出虐童事件,这些曝光是否只是此类事件的冰山一角呢?类似的恶性事件频频发生,引起众怒。那么,在类似幼童遭遇侵害...
    常见问题
    房屋买卖的过程中,遇到卖家或买家反悔的情况怎样处理?
    ➤➤ 卖家反悔 签订定金协议之后,我想反悔了! 反悔的后果:双倍返还定金。 买家...
    新劳动法的工作时间多少?
    新劳动法的工作时间多少? 工作时间,又称法定工作时间,是指劳动者为履行工作义务,...
    结婚后买的房子,就一定是夫妻共同财产吗?
    1、婚后买房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形。 (1)在夫妻婚姻存续期间购买的房子,夫妻双...
    协议离婚有什么不好
    协议离婚相对于诉讼离婚的缺陷主要有: 1.离婚协议书的内容,不具备强制执行力。协...

    经典案例

    • 聚众扰乱医院秩序,情节严重,造成严重损失

      聚众扰乱医院秩序,情节严重,造成严重损失
      (一)基本案情 2014年5月2日零时许,被告人陈金泉送其兄陈金木到福建省安溪县中医院五楼住院部就诊。当日5时许,陈金泉的姐姐被告人陈扁等因怀疑陈金木病情恶化系医院责任,殴打值班医务人员梁培榕、孙萍萍等人,并从医生陈炳煌手中抢走患者病历。8时左右,院方宣布陈金木经抢救无效死亡,陈金泉即通过打电话等方式召集亲友来医院。9时许,陈金泉、陈扁及陈金木的前妻被告人陈宝治、陈扁的丈夫被告人朱乾坤等在医院五楼打砸医生办公室、护士站、治疗室,致大量医用器具、器械、药品及电脑、打印机等物品损坏,殴打陈炳煌等医务人员和在场执勤的派出所协勤人员柯国欣、王智辉,并强行拉柯、王二人去看护陈金木尸体。随后,陈金泉等将陈金木尸体从病房移出,拉至医院一楼大厅入口处,设灵堂、烧纸钱、拉横幅、堵大门、围堵电梯出入口,打砸中药房、急诊科医生办公室、护士站、治疗室等,并殴打周艺娜、黄丽丽等医务人员及出警民警柯典强。综上,陈金泉等4名被告人殴打医务人员,致周艺娜轻伤,黄丽丽等7人轻微伤,毁损医院财物,造成医院经济损失3万余元,并导致医院医疗工作无法正常进行。 (二)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金泉、陈扁、朱乾坤、陈宝治采取聚众围、堵、打、砸等方式扰乱医院正常工作秩序,造成多名医务人员受伤,情节严重,致使医院医疗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应依法惩处。在共同犯罪中,陈金泉属首要分子,陈扁、朱乾坤、陈宝治属其他积极参加者。4名被告人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积极主动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可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陈金泉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对被告人陈扁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对被告人朱乾坤、陈宝治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三个月。 宣判后,被告人不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上述判决已于2014年10月26日发生法律效力。
    • 张某诉郭甲、郭乙、郭丙赡养纠纷案

      张某诉郭甲、郭乙、郭丙赡养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 张某与其丈夫郭某共育有三个子女,即:长子郭甲,次子郭乙,小女儿郭丙。1985年4月25日,郭某与长子郭甲、次子郭乙签订了分家协议,就赡养问题做了如下约定:“1.长子郭甲扶养母亲,次子郭乙扶养父亲。2.父母在60岁以前,哥俩每人每月给零花钱5元,60岁以后每人每月给10元。”郭某于2010年8月去世后,次子郭乙对郭某进行了安葬,此后母亲张某独自生活。2014年10月14日,张某将三名子女起诉至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要求随次子郭乙生活,长子郭甲给付赡养费1000元,其他二子女给付赡养费各500元。医药费由三子女共同承担。 法庭审理过程中,长子郭甲称自己一直以来赡养母亲,并承担过高赡养费;次子郭乙称分家时约定母亲由长子郭甲扶养,父亲由自己扶养,自己已经按照约定赡养了父亲,并对父亲进行了安葬,无法接受再与长子郭甲承担同样的责任;小女儿郭丙称自己并未在赡养协议里载明有责任。 (二)判决结果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的长子郭甲和次子郭乙虽然于1985年签订了分家协议,两人也按照分家协议履行着各自的义务,但是并不能完全免除次子郭乙、小女儿郭丙对母亲的赡养义务。原告张某自己每月有1200元收入,并愿意由次子郭乙照顾,故判决原告张某随次子郭乙生活,长子郭甲每月给付赡养费300元,长子郭甲承担原告张某医药费的二分之一,次子郭乙、小女儿郭丙各负担医药费的四分之一。 (三)典型意义 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原告现已年迈,且体弱多病,丧失了劳动能力,确实需要子女赡养,其子女均有赡养原告的义务。 诚然,在多子女的家庭,在父母不反对的情况下,签订赡养协议分工赡养父母是合理合法的,法律上也是允许的。我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老年人同意,赡养人之间可以就履行赡养义务签订协议。赡养协议的内容不得违反法律的规定和老年人的意愿。”但是,如果客观情况发生变化,比如某位子女明显没有能力赡养好父或母,如果父或母提出赡养要求,其他子女无法免除。这也是《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的题中之义,因为赡养义务是强制性的法定义务。 现实中,很多子女之间签订赡养协议时,仍然有封建思想,尤其是农村地区,如“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出嫁女无赡养父母的义务”,女儿对父母的赡养义务被人为地免除。但从法律上讲,子女对父母均有赡养义务,女儿不论出嫁与否都与父母存在法律上的赡养关系,不因任何原因而免除。而对于赡养协议中免除次子郭乙对母亲的赡养义务,属于约定免除了次子郭乙对母亲的法定义务,应属无效约定。故对原告要求三子女均需履行赡养义务的诉讼请求应当支持。 就张某的居住和日常照料问题,张某表示愿意随次子郭乙生活,而次子郭乙也表示同意,尊重当事人的意见。就赡养费的数额和医药费负担比例问题,考虑到次子郭乙已经履行了对父亲全部的赡养义务,长子郭甲应当多承担赡养费,体现法律与人情兼顾,也能更好促进家庭关系的和谐。
    • 某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某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案例名称:某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案件情况及简述:姚某系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或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在法律意义上是指依法代表法人行使民事权利、履行民事义务的主要负责人,法定代表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职权范围内,直接代表法人对外行使职权,其行为属于职务行为,视为法人行为,法律后果由公司或单位承担。因此,法定代表人只要是代表法人单位洽谈业务,其在民事合同上签字的行为就与盖具单位公章的行为同样具有法律效力,合同责任应由法人承担,法人应该严格遵循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而不能以未加盖公章为由否认合同效力,拒绝履行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十一条规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规定,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负责人,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义从事的民事活动,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在程序法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2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工作人员因职务行为或者授权行为发生的诉讼,该法人或其他组织为当事人。”现姚某作为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某某公司的利益考虑,以某某公司现需要大量储存农产品为由与朱某某签订《冷库工程合同》,其明显是一种职务行为。所以,虽然涉案合同是由朱某某与个人姚亮签订的,但某某公司也应该承担责任。 欠条载明,姚某自2018年3月18日起一个月内偿还工程欠款,否则将按照2%的月息计算逾期利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的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约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 因为朱某某的诉求于法有据,所以最终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法院判决姚某向朱某某支付工程欠款58万元及逾期利息,被告某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此案得以完美结束。 办案心得:办理案件时要注意检索相应的法条以及相关判例,注重大数据的应用。同时,还应当注重与当事人的沟通,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意愿。
    • 以结婚为目的赠与房产返还纠纷案

      以结婚为目的赠与房产返还纠纷案
      【案情综述】 石某某(女)经人介绍与李某(男)相识同居,婚前按照习俗石某某除向李某家索要结婚聘礼外还要求购置一套房产并登记在新人名下。为避免以后可能出现人财两空,李某的父亲李某某专门与石某某签订了《协议书》,而且双方共同申请了法律公证。该协议书约定:如乙方(石某某)与甲方(李某某)的儿子李某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该房屋属于乙方与李某共同所有,以结婚证办理房产登记手续;如乙方(石某某)不能与甲方(李某某)的儿子李某结婚,该套房屋归甲方所有,乙方无条件退出该商品房买卖合同的买受人,并负责办理合同的变更手续。后石某某与李某举行结婚仪式,因李某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当时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再后李某达到法定婚龄后催促石某某进行婚姻登记,石某某一直不听不办,之后更因生活琐事以感情不和为由要求与李某“离婚”。李某的父亲李某某遂诉至法院请求终止履行其与石某某签订的《协议书》并返还购置房产借支的首付款21万元。 【办案过程】 原告李某某认为,为确保其子李某能与石某某最终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防止发生“人财两空”的情况,自己遂与石某某签订了《协议书》,并共同申请了法律公证。该协议书明确约定:如乙方(石某某)与甲方(李某某)的儿子李某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该房屋属于乙方与李某共同所有,以结婚证办理房产登记手续;如乙方(石某某)不能与甲方(李某某)的儿子李某结婚,该套房屋归甲方所有,乙方无条件退出该商品房买卖合同的买受人,并负责办理合同的变更手续。现石某某要求离婚,不配合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明显违背协议约定,故请求法院判令石某某返还其借支的购房款21万元。 被告石某某辩称,己方考虑到一个新家庭的组建实属不易,虑及双方当事人的感情和促进家庭的和睦,同意对方的诉讼请求。但认为本案的症点实则在于原告之子李某与自己之间的婚姻家庭问题,而不仅是原告要求判令自己返还其借支的购房款彩礼问题,故希望双方当事人能沟通协商解决相关问题。 诉讼代理人在接受被告石某某的委托后,积极与当事人沟通交流,深入了解当事人的真实诉求,积极配合庭审并参与各方调解,最终法院准许原告李某某的撤诉申请,以调解结案,双方终归和好,该案得到圆满解决。 【法律分析】 对同居期间一方赠与的房产在分手时该如何返还,在处理类似案件时,人民法院所适用的依据大同小异,一般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有关彩礼返还、《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赠与人的任意撤销权,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条的相关规定。 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此类案件在司法实践当中也是非常多见的,双方同居期间,男方为了向女方表达爱意自愿将购房的首付款转账给女方或者是准备在房产证加上女方的名字,但双方感情的变化急剧降温导致房产未办理变更手续前双方即因感情琐事闹不和甚至分手,此时男方则主张撤销赠与,在此类案件中多数法院会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撤销一方的赠与。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以结婚为目的转账给一方的购房款在分手时是否可以要求返还。法院认为,男方赠与房产的首付款是隐含某种强烈情感因素的赠与,该赠与是附带希望双方能够缔结婚姻关系而作出的,如果双方共同生活的基础已不复存在,则男方的期望没有达成,故有权要求女方返还男方因此而作出的赠与。 对于婚前赠与的财产在解除同居关系后的分割因为财产性质的不同而所有差别,不同的法院在处理该类案件也多数会参考双方出资额的多少、权属登记以及双方恋爱时间长短、感情因素等多重因素综合判定婚前财产是否需要返还及返还多少。具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一、一方全额出资购房 (一)出资方为独立的产权人,另一方没有产权。这种情况系争房产的权属性质为出资人个人财产。 (二)双方均为产权人。虽然另一方没有出资,但出资方在办理产证时,将其列为产权人成为系争房屋的共有人。包括共同共有或按份共有,如不能证明是按份共有的则为共同共有。一般情况下,法律上把这种以一定条件为前提的赠与叫做“附条件的赠与”,所附的条件即为婚后共同居住。如果条件不成立,那么赠与一方可以撤销自己的赠与,要求对方返还赠与的财物。如果最终解除了婚约,那么所附的条件没有实现,目的没有达到。赠予关系也就随之而撤销,共有关系也应随之解除,未出资方应当返还相应的份额。如果此种赠予是基于必须给予彩礼方能缔结婚姻关系的风俗习惯而确立的,那么就应当认定为“彩礼”的性质,按照有关彩礼的规定返还。附条件的赠与是指附加了一定条件,并且将该条件的成就或者不成就作为确定赠与发生法律效力或者失去法律效力的根据的赠与行为。赠与附条件与附义务的不同之处在于,义务是必须为或不为的一定行为,而条件实质上是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的法律事实,不具有必然的性质。 二、一方全额出资,另一方为产权人 如上所述,这种情形也应视不同情况而认定。 基于婚后共同居住为目的的,应为附条件赠予,双方结婚是所附之生效条件,条件成就后,赠与才发生效力,赠与物自此即可合法地归受赠人所有,无须再有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或其他行为。反之,如果双方解除恋爱或同居关系,使赠与所附条件不可能成就时,赠与行为应视为自始不生效,双方权利义务关系解除;而基于必须给予彩礼方能缔结婚姻关系的风俗习惯而确立的,应为给付彩礼。那么,解除婚约后,均应返还。 三、双方共同出资购房,产权人为一人 对于这种情形,关键的问题在于能否证明双方出资的目的是为了婚后共同居住。如果能够证明是为了婚后共同居住,那么应当认定为共有财产,可以是共同共有,也可以按份共有。在婚姻不成时产权人一方不能仅凭权属登记而当然获得房屋所有权。否则,应当认定为产权人的一方财产,解除婚约后,另一方的相应出资应当返还。 【典型意义】 我国自古以来婚姻的缔结,就有男方在婚姻约定初步达成时向女方赠送聘金、聘礼的习惯,确定是否为彩礼的性质一般是当地有这种约定俗成的男方为达到与女方结婚的目的而给予女方家里钱款的风俗习惯。彩礼是一种特定的婚前财产的赠与,具有强烈的地方风俗特色。如果没有这个前提条件,则婚前男方赠与女方的财物不能被认定为彩礼,这也是婚前一方赠与另一方财物与彩礼最本质的区别,所以法院在审理婚约案件纠纷中不能随意将彩礼的范围扩大化到所有婚前赠与的财产。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可见,彩礼的返还具有一定的法律适用依据。 针对上述案件,诉讼代理人在深入了解情况后认为,本案的症点实则在于石某某与原告之子李某之间的婚姻家庭问题,而不仅是原告要求判令石某某返还其借支的购房款彩礼的问题。考虑到他们夫妻感情并未彻底破裂,大有和好的可能,只是夫妻双方在日常的一些问题上未能进行良好沟通,因此造成双方存在误会。在具备调解的基础上,首先让他们认清离婚对社会带来的危害,对家庭的伤害。双方应珍惜几年的夫妻感情,正确对待妥善处理好夫妻矛盾,以家庭的切身利益着想。其次希望他们在未来的日常生活中,夫妻双方多些沟通,互相理解,共建和睦幸福的家庭生活。最后向他们说明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并非不存在任何矛盾,夫妻双方应懂得以互谅互让、相互包容的态度,用恰当的方法去化解矛盾,以共同守护婚姻关系。经调解,双方终归和好,该案得到圆满解决。 婚姻最本质的因素和基础应是夫妻间的感情,夫妻共同生活是基于感情的必然要求,这也是婚姻关系的重要内容。司法实践中,法院受理婚约纠纷类案件,为利于改善双方当事人的关系,促进家庭的和睦,社会的稳定,对一些夫妻感情尚未破裂或者一方没有证据证实夫妻感情确已达到破裂程度的案件,法院会作出不准许离婚的判决,以期双方当事人审慎对待婚姻家庭问题,能够重新和好。在上述情形下,部分离婚案件当事人能够彼此改正缺点,加强交流和沟通,增加夫妻感情密切程度,最终和好如初。

      关于我们

      安徽京阜律师事务所与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联盟,打造阜阳第一家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国际化、电商化的大型综合性律师事务所。 坚持"以人为本"的人才观念,目前执业律师、实习律师、工作人员30多人,律所注重资源整合,贯彻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国际化、电商化的发展方向,拥有先进的管理体制及专业化团队作业模式,现已成立京阜元甲交通事故部、婚姻家庭法律事务部、公司法律事务部、刑事法律事务部、海外法律事务部等...

      关于我们

      在线留言

      姓名
      电话
      邮箱
      留言

        企业名片


         
        18555082618
        浏览手机站